【世界奇闻网 lezhuan11.com】探秘天下未解之谜 分享全球奇闻趣事

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今天是

公元1208年历史年表 公元1208年历史大事 公元1208年大事记

发布时间:2020-05-30 16:41:12来源:世界奇闻网编辑:世界奇闻网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年表 > 手机阅读
公元1208年,南宋嘉定元年,农历戊辰年。
中文名
1208年
年代
南宋嘉定元年
农历
戊辰年
历史大事
宋金嘉定和议达成

1208年通鉴记载

宁宗法天备道纯德茂功仁文哲武圣睿恭孝皇帝嘉定元年(金泰和八年,蒙古太祖三年,公元1208年)

春,正月,壬申,金主朝谒衍庆宫。

癸酉,金以左都监完颜萨喇为参知政事。

乙亥,安丙遣兵袭鹘岭关,败还。

丙子,金左司郎中刘昂等坐与蒲阴令大中私议朝政,下狱。孙铎进曰:“昂等非敢议朝政,但如郑人游乡校耳。”金主悟,乃杖而释之。

戊寅,右谏议大夫叶时等,请枭韩侂胄首于两淮以谢天下;不报。

辛巳,下诏求言。

癸未,金主如春水。

丙戌,叶时复请枭韩侂胄首于两淮。

金主如先春宫。

壬辰,以史弥远知枢密院事。

权兵部尚书倪思求对,言:“大权方归,所当防微,一有干预端倪,必且仍蹈覆辙。今侂胄既诛,而国人之言犹有未靖者,盖以枢臣犹兼宫宾,不时宣召。宰执当同班同对,枢臣亦当远权以息外议。”枢臣,谓史弥远也。

时方召娄机为吏部侍郎,机还朝,即言:“惟至公可以服人。权臣以私意横生,败国殄民,今当行以至公。若曰私恩未报,首为汲引,私仇未复,且为沮抑,一涉于私,人心将无所观感矣。”

以许奕为大金通谢使。

二月,戊申,追复赵汝愚观文殿大学士,谥忠定。

以韩侂胄冒定策功,诏史官:“自绍熙以来侂胄事迹,悉从改正。”

甲寅,金主如建春宫。

戊午,再贬程松宾州安置。

庚申,金谕有司曰:“方农作时,虽有禁地,亦令耕种。”

己巳,金主还宫。

是月,柳州黑风洞寇罗世传作乱;招降之。

三月,癸酉,以毛自知首论用兵,夺进士第一人恩例。

戊子,复秦桧王爵、赠谥。当时用事者亟欲反韩侂胄之政,而不顾公议如此。

王楠至金,请依靖康故事,世为伯侄之国,增岁币为三十万,犒军钱三百万贯,苏师旦等,俟和议定后,当函首以献。完颜匡具以楠言奏于金主,命匡移书索韩侂胄首以赎淮南地,改犒军钱为银三百万两。会钱象祖移书金帅府,谕已诛韩侂胄事,楠未之知也。匡问楠曰:“韩侂胄贵显几年矣?”楠曰:“已十馀年,平章国事才二年矣。”匡曰:“今欲去此人,可乎?”楠曰:“主上英断,去之何难!”匡顾笑,和议始定,因遣楠还。

己丑,诏百官集议。倪思谓有伤国体。吏部尚书楼钥曰:“和议重事,待此而决,奸宄已毙之首,又何足惜!”因命临安府斫棺取首,枭之两淮,遂以侂胄及师旦首付楠送金师,以易淮、陕侵地。

初,方信孺为侂胄所贬,至是楠奏:“和约之成,皆方信孺备尝险阻,再三将命之功,信孺当其难,臣当其易。每见金人,必问信孺安在,公论所推,虽仇敌不能掩也。乞录信孺功而蠲其过。”乃诏信孺自便,寻除知韶州。

庚寅,金主以与宋和谕尚书省。壬辰,金宰臣上表谢罪。

召江西常平提举袁燮为都官郎,迁司封。燮入对,言:“陛下即位之初,委任贤相,正士鳞集,而窃威权者从旁睨之。彭龟年逆知其必乱天下,显言其奸,龟年以罪去,而权臣遂根据,几危社稷。陛下思追龟年,盖尝临朝太息曰:‘斯人犹在,必大用之。’固已深知龟年之忠矣。今正人端士不乏,愿陛下常存此心,急闻剀切,崇奖朴直,一龟年虽没,众龟年继进,天下何忧不治!臣昨劝陛下勤于好问,而圣训有曰:‘好问则明。’臣退与朝士言之,莫不称善。而侧听十旬,陛下之端拱渊默犹昔也,臣窃惑焉。夫既知如是而明,则当知反是而暗,明则光辉旁烛,无所不通;暗则是非得失,懵然不辨矣。”迁国子司业、秘书少监,进祭酒、秘书监。延见诸生,必迪以反躬切己,忠信笃实,是为道本。闻者悚然,士气益振。时史弥远主和,燮争益力。台谏劾燮,罢之,提举鸿庆宫。

临安大火,凡四日,焚御史台等官舍十馀所,民舍五万八千馀家,死者甚众。城中庐舍,十毁其七,百官多僦舟以居。民讹言相惊,无赖因而纵火为奸。

夏,四月,戊申,金禘于太庙。

庚戌,金主如万宁宫。时蒙古日强,特未尝与金绝,金主遂以为北边无事。甲寅,命东北路招讨使还治泰州,就兼节度使,其副招讨仍置于边。

丙辰,赠彭龟年宝谟阁直学士;落李沐宝文阁学士,寻贬信州居住。

戊午,再贬陈自强雷州安置,籍其家。

闰月,辛未,置拘榷安边钱物所,凡韩侂胄与它权幸没入之田及围田、湖田之在官者,皆隶焉。所输钱租,籍以给行人金缯之费。迨后与北方绝好,军需边用,每于此取之。

金翰林侍讲学士富察思忠,言使宋当慎择人。金主曰:“思忠所言甚当,彼通谢使虽未到阙,其报聘人当先议择。此乃更始,凡有礼数,皆在奉使,今既行之,遂为永例,不可不慎也。”

甲申,诏:“自今视事,令皇太子侍立。”

辛卯,以旱,祷于天地、宗庙、社稷。乙未,蠲两浙阙雨州县贫民逋赋。命大理、三衙、临安府、两浙州县决系囚。丁酉,诏求直言。

五月,王楠以韩侂胄、苏师旦首至金,丁未,金主御应天门,备黄麾立仗受之,百官上表称贺。悬二首并画像于通衢,令百姓纵观,然后漆其首,藏军器库。遂命完颜匡等罢兵,更元帅府为枢密院,遣使来归大散关及濠州。

金主问右司郎中王维翰曰:“宋人请和,复能背盟否?”维翰曰:“宋主怠于政事,南兵佻弱,两淮兵后,千里萧条,其臣惩韩侂胄、苏师旦,无敢执其咎者,不足忧也。唯北方当劳圣虑耳。”

辛酉,赐礼部进士郑自成以下四百六十二人及第、出身。

丁卯,以蝗灾,诏侍从、台谏疏奏阙政,监司、守令条上民间利害。太子詹事娄机言:“和议甫成,先务安静,葺罅漏以成纪纲,节财用以固邦本,练本卒以壮国威。”俄迁礼部尚书。

金遣使分路捕蝗。

六月,金主谒谢于衍庆宫。

乙亥,参知政事卫泾罢。

癸未,金以许宋平,诏中外,免河南、山东、陕西等六路夏税,河东、河北、大名等五路半之。

甲申,签书枢密院事林大中卒,谥正惠。大中清修寡欲,退然如不胜衣;及遇事而发,凛乎不可犯。

丁亥,金以左都监乌库哩谊为御史大夫。

辛卯,以史弥远兼参知政事。

秋,七月,辛丑,诏吕祖泰特补上州文学。

乙巳,金朝献于衍庆宫。诏颁捕蝗图于中外。

癸丑,召江淮制置大使邱崈同知枢密院事,未至,卒。崈尝慷慨曰:“生无以报国,死愿为猛将以复仇!”

寻用赵汝愚子奉议郎、知南昌县崇宪为籍田令,崇宪上疏力辞,以为:“先臣之冤未悉昭白,而其孤先被宠光,非公朝所以劝忠孝、厉廉耻之意。”俄改监行在都进奏院,又引陈瓘论司马光、吕公着复官事申言之,“乞以所陈下三省集议,若先臣心迹有一如言者所论,即近日恩典皆为冒滥,先臣复官赐谥与臣新命,俱合追寝。如公论果谓诬蔑,乞昭示中外,使先臣之谗谤既辨,忠节自明,而宪圣慈烈皇后拥佑之功德益显,然后申饬史馆,改正诬史,垂万世之公。”又请正赵师召妄贡封章之罪,究蔡琏与大臣为仇之奸,毁龚颐正《续稽古录》之妄,诏两省、史馆考定以闻。吏部尚书兼修国史楼钥等请施行如章,从之。

已而诬史尚未正,崇宪复言:“前日史官徒以权臣风旨,刊旧史,焚元稿,略无留难;今被诏再三,莫有慨然奋直笔者,何小人敢于为恶,而谓之君子者顾不能勇于为善耶?”闻者愧之。其后玉牒、日历所卒以《重修龙飞事实》进呈,因崇宪请也。

八月,辛巳,以礼部尚书娄机同知枢密院事,吏部尚书楼钥签书枢密院事。钥持论坚正,忤韩侂胄意,奉祠累年,至是与机同入枢府。值干戈甫定,信使往来,机裨赞之功为多。尤惜名器,守法度,进退人物,直言可否,不市私恩,不避嫌怨。

庚寅,金主如秋山。

甲午,发粟三十万石,赈粜江、淮流民。

九月,辛丑,金使完颜侃、乔宇入见。诏以和议成谕天下。中书议表贺,又有以此为二府功,欲差次迁秩。权兵部尚书倪思曰:“澶渊之役,捷而班师,天子下诏罪己,中书、枢密待罪。今屈己以盟,奈何君相反以为庆?”乃止。

壬子,出安边所钱百万缗,命江淮制置大使司籴米赈济饥民。

史弥远渐作威福,倪思进对,因言:“臣前日论枢臣独班奏事,恐蹈往辙。宗社不堪再坏,宜亲擢台谏以革权臣之弊,并任宰辅以防专权之失。”弥远闻而恚恨,思遂求去,出知镇江府。

召太学正浦城真德秀为博士。人对,首言:“权臣开边,南北涂炭,今兹继好,岂非天下之福!然日者行人之遣,金人欲多岁币之数,而吾亦曰可增;金人欲得奸人之首,而吾亦曰可与;往来之称谓,犒军之金帛,根括归明流徙之民,皆承之惟谨,得无滋嫚我乎?抑善谋国者,不观敌情,观吾政事。今号为更化,而无以使敌情之畏服,正恐彼资吾岁赂以厚其力,乘吾不备以长其谋,一旦挑争端而吾无以应,此有识所为寒心。”又言:“侂胄自知不为清议所容,至诚忧国之士,则名为好异,于是忠良之士斥而正论不闻;正以诚意之学,则诬以好名,于是伪学之论兴而正道不行。今日改弦更张,正当褒崇名节,明示好尚。”

召李道传为太学博士,迁太常博士兼沂王府小学教授。会沂府有母丧,遗表,官吏例进秩,道传曰:“有襄事之劳者,推恩可也,吾属何预焉!”于是皆辞不受。迁着作佐郎,见帝,首言:“忧危之言不闻于朝廷,非治世之象,今民力未裕,民心未固,财用未阜,储蓄未丰,边备未修,将帅未择,风俗未能知义而不偷,人才未能汇进而不乏,而八者之中,复以人才为要。愿陛下搜罗人才,以待天下未至之忧。”帝嘉纳之。

初,道传为蓬州学教授,吴曦党以意胁道传,道传弃官去,且贻书安抚使杨辅,谓曦可坐而缚。至是曦平,诏以道传抗节不挠,召入。执政有不喜道学者,道传略不为动。

甲子,金遣吏部尚书贾守谦等十三人与各路按察司推排民户物力。

乙丑,金主还都。

冬,十月,丙子,以钱象祖为左丞相,史弥远为右丞相,雷孝右知枢密院事,楼钥同知枢密院事,娄机参知政事。

陈晦草弥远制,用“昆命元龟”语,倪思叹曰:“董贤为大司马,册文有‘允执厥中’一语,萧咸以为尧禅舜之文,长老见之,莫不心惧。今制词所引,此舜、禹揖逊也,天下有如萧咸者读之,得不大骇乎?”乃上省牍,请帖改麻制,诏下分晰。弥远道除晦殿中侍御史,即劾思籓臣,僭论麻制,镌职,罢之,自是思不复起。

诏:“朱熹特赐谥,令有司议奏,仍与遗表恩泽一名。”

己卯,褒录庆元上书杨宏中等六人。

庚辰,封伯柷为安定郡王。

辛巳,蔡琏除名,配赣州牢城。

十一月,丁酉朔,金初设三司使,掌叛盐铁、度支、劝农事,以枢密使赫舍哩子仁为之。诏诸路按察使并兼转运使。

癸卯,金主戒谕尚书省曰:“国家之治,在于纪纲;纪纲所先,赏罚必信。今乃上自省部之重,下逮司县之间,律度弗循,私怀自便,迁延旷废,苟且成风,习此为恒,从何致理?朝廷者,百官之本;京师者,诸夏之仪。其勖自今,各惩已往,遵绳奉法,竭力赴功,无枉挠以徇情,无依违而避势,一归于正,用范乃民。”

丁未,金谕临潢、泰州路兵马都总管承裔等修边备。

金主得嗽疾,颇困,时承御贾氏、范氏皆有娠,未及乳月。会卫王永济自武定军来朝,金主无嗣,疏忌宗室,以永济柔弱,鲜智能,故爱之,欲传以位。朝辞之日,力疾与之击球,谓卫王曰:“叔王不欲作主人,遽欲去耶?”李元妃在旁,谓金主曰:“此非轻言者。”乙卯,金主疾革,卫王未发。元妃与黄门李新喜议立卫王,使内侍潘守恒召之。守恒曰:“此大事,当与大臣议。”乃使守恒召平章政事完颜匡。匡,显宗侍读,最为旧臣,有征伐功,故独召之。匡至,遂与定策立卫王。

丙辰,金主殂于福安殿,年四十一。遗诏:“皇叔卫王即皇帝位。”且曰:“朕内人见有娠者两位,如其中有男,当立为储贰,皆男,则择可立者立之。”卫王承诏举哀,即皇帝位。

戊午,右丞相史弥远以母忧去位。

十二月,戊辰,左丞相钱象祖罢。

庚午,四川初行当五大钱。

升嘉兴府为嘉兴军节度。

戊寅,遣曾从龙使金吊祭。己丑,遣宇文绍彭使金,贺即位。

是冬,蒙古再伐托克托及库楚类汗。时斡伊喇部等遇蒙古前锋,不战而降,因用为乡导,至苏儿迪实河,讨默尔奇部,灭之。托克托中流矢死,库楚类汗奔契丹。

1208年本年年表

大事记 1208年,太阳汗之子屈出律逃往西辽。

西辽汗。乃蛮部太阳汗子。1204年,成吉思汗灭乃蛮,太阳汗受伤致死。他逃跑,经畏兀儿、哈剌鲁,于1208年到西辽投靠古儿汗。古儿汗把女儿嫁给他。1211年,乘岳父出征花剌子模帝国之机在后方发动了叛乱,联合花剌子模推翻古儿汗,夺取西辽政权。实行宗教不平等政策,强迫西辽境内的伊斯兰教徒改信佛教。1218年,成吉思汗命哲别进攻西辽。哲别进入西辽后,宣布宗教平等,得到伊斯兰教徒的拥护和支持。屈出律逃至巴达哈伤后,被当地伊斯兰教徒抓捕送给哲别,处死。

出生

1208年海梅一世出生海梅一世(征服者)(阿拉贡语:Chaime I lo Conqueridor;加泰罗尼亚语:Jaume I el Conqueridor;西班牙语:Jaime I el Conquistador,1208年2月2日~1276年7月27日)阿拉贡国王(1213年~1276年在位),加泰罗尼亚亲王,马略卡国王,巴伦西亚国王(1239年起),巴塞罗那伯爵和蒙彼利埃领主。海梅一世为阿拉贡国王佩德罗二世之子,生于蒙彼利埃。佩德罗二世因卷入图卢兹伯国与教皇组织的讨伐阿尔比派异端的十字军的战争,于1213年9月12日在米雷战役中战死。1276年海梅一世去世,他在临终时决定将领土分封给两个儿子(长子佩德罗得到阿拉贡本土,次子海梅得到巴利阿里群岛、蒙彼利埃和大陆上的几个县),于是给阿拉贡王国的统一和稳固留下了后患。

蒙哥(Möngke,蒙古语:Мөнх хаан,1208年—1259年农历七月二十七日),蒙古大汗,追封元宪宗。成吉思汗幼子拖雷的长子、窝阔台的养子。

沈默寡言、不好侈靡,喜欢打猎。元太宗七年(1235年),与拔都、贵由西征不里阿耳、钦察、斡罗思等地,屡立战功。元宪宗元年(1251年),被拔都等拥立即大汗位。窝阔台系诸宗王拒绝承认,后率兵镇压之,又以弟忽必烈领漠南汉地军政事务。蒙哥汗三年(1253年),命弟旭烈兀西征。他在位时,两位畏兀儿人因为与窝阔台家有牵连被害,一位名为镇海,一位名为萨伦迪的亦都护,后者因为被指准备在星期五礼拜对别失八里的回回人进行屠杀,后来被送到和林处死。蒙哥虽然并未亲自攻下全中国而毙命,但是影响所及,乃至蒙古第三次西征的中止,都有极大的影响。而且,蒙哥去世以后即爆发了其弟忽必烈与阿里不哥继位之争,最终导致蒙古帝国的分裂。

逝世

1208年项安世逝世金章宗完颜璟(1168年-1208年),金朝第6位皇帝(1189年—1208年在位),在位20年,享年41岁。金章宗姓名完颜金世宗在大定初年立章宗之父完颜允恭为太子,允恭在大定二十五年(1185年)逝世后,世宗在次年立章宗为皇太孙。大定二十九年正月,世宗去世,章宗随即继位。

1208年,金章宗驾崩。他的六个儿子都在三岁前夭折。由于他没有后嗣,所以由叔父卫绍王完颜永济继位。金章宗驾崩、完颜永济继位后,成吉思汗知道完颜永济是个无能之辈,所以在次年立即挥军南下开始侵略金朝。

他死后谥号是宪天光运仁文义武神圣英孝皇帝,庙号是章宗。葬于道陵。

项安世(1129年—1208年),字平甫,号平庵。其先括苍(今浙江丽水)人,后家江陵(今属湖北)。孝宗淳熙二年(1175年)进士,光宗绍熙四年(1193年)任秘书省(管理皇家典籍)正字,隔年为校书郎兼实录院检讨官。宁宗庆元元年出通判池州,开禧二年(1206年)起知鄂州,迁户部员外郎、湖广总领。及后以太府卿终其官职。庆元年间因谪居江陵,足不出户,专事研究,于《左传》 、 《周易》诸经皆有见解,项安世自谓其学得自程颐《易传》,纪晓岚评价:“安世之经学深矣,何可轻诋也。”嘉定元年(1208年)卒。有《周易玩辞》十六卷、《项氏家说》、《平庵悔稿》等。其生平可见于《馆阁续录》、 《宋史》 。

1208年历史大事

宋金嘉定和议达成

韩侂胄北伐失利,转而谋求与金议和。开禧三年(1207)、金泰和七年四月,遣使臣方信孺赴金交涉,信孺至濠州(今安徽凤阳)被金河南路统军使纥石烈子仁囚禁。金提出割让两淮之地、增加岁币、出犒师银、遣还归正人、斩韩侂胄函首以献五项条件,方许议和。信孺力辩不屈,金人以死相胁,使其还报朝廷。十一月,宋诛杀韩侂胄,以满足金人要求。嘉定元年(1208)二月,宋使王柟至金,与金达成和议。其主要条款为:一、宋帝与金帝由侄叔关系改为侄伯关系;二、宋增岁币为银、绢各三十万两、匹(原为二十万);三、宋输金犒军银三百万两;四、双方疆界如旧;五、宋函韩侂胄、苏师旦首至金,以易淮、陕被侵之地。三月,王柟还朝,宋宁宗诏百官集议其事。权兵部尚书倪思竭力反对,以为函首事有伤国体。吏部尚书楼钥则谓和议事大,成败待此而定。于是宁宗下诏,将韩侂胄破棺枭首。五月,王柟韩侂胄及苏师旦首至金,金罢兵,遣使还大散关及濠州于宋。和议生效。

宋拣汰镇淮军

嘉定元年(1208)三月,宋拣汰镇淮军。起初,淮南转运司招募边民,建镇淮军以捍边。镇淮军虽多至一十万余万人,但部伍漫无统纪,日费钱米无度。其后廪给不继,军士甚至公开剽劫。宋廷担心激成兵变,命江淮制置大使马丘崇妥善处置。丘崇乃以镇淮军分隶屯驻地守臣节制。因淮东人数较少,淮西则多至六万人。于是淮东令帅漕负责拣汰,除愿归农者,仅剩,八千余人,遂将其半刺面以补镇江军及武锋军缺额;淮西委制司属官陈师文同转运使张颖拣择军士刺面,组成御前武定军,以三万人为额,分为六军,各置统制,余汰归农。镇淮军经拣汰后,朝廷月省钱二十八万缗、米三万四千余石,重建的武定军成为宋廷在淮西的一支重要军事力量。

宋置拘榷安边钱物所

嘉定元年(1208)闰四月初二日,宋设置拘榷安边钱物所,以没入韩侂胄与其他权幸之家的田地,及官府所属围田。湖田,归其掌领。所收钱租用以供给行人金缯之费。其后与金绝交,军需边用多取于此。

标签:尚书 嘉定 元年 完颜 天下

历史年表排行

历史年表精选

历史年表推荐